冰炎覺得要是可以早點長大的話,自己就可以和對方做些親密的動作,很可惜現在根本不行這樣做,有時候這會讓他覺得漾漾把他當成小孩子在安撫,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真不想老是被褚你當小孩子。」等到大家回去之後冰炎悶悶地對漾漾說。

「呵呵,可是你現在還是小孩子,所以我只能用小孩子的方式來對你。」漾漾聽見冰炎的抱怨微笑地說。

「離我成年還好久。」冰炎難得會用小孩子的語氣說著。

「時間很快就過去,到時候你就會長大成人。」漾漾捏捏冰炎的臉頰。

冰炎揉揉自己被捏的地方什麼都不說,漾漾看著冰炎也微笑沒有多說什麼,這個孩子長大後肯定會迷死一堆女性,現在走出去很多小女孩都被冰炎迷倒,自己也不小心陷下去。

幾天後然的訊息通知到漾漾這邊來,看見內容是亞那和凡斯和好的樣子鬆了一口氣,亞那說希望漾漾可以帶冰炎回去本家一趟,漾漾只猶豫五分鐘後就帶冰炎回去妖師本家。

亞那看見自己的兒子很開心,馬上撲到冰炎的身上不想要放開,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好在冰炎沒有推開自己的父親,很冷靜地抱著他,想辦法安撫正在自己的身上大哭的父親。

「小亞,爸爸好想你啊!」亞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我也很想你,父親。」冰炎很冷靜地說出這句話。

「漾漾把你養的真好啊!」亞那開心的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

「褚對我很好,我很喜歡他。」冰炎是真的很喜歡漾漾。

「小亞早點長大把漾漾娶回家,這樣爸爸更是開心。」亞那開心的宣布這件事。

「舅父,小亞才幾歲,你別鬧了!」聽見亞那說的話漾漾馬上抗議。

「亞那,不要鬧了。」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頭痛。

然和冥玥聽見亞那說的話沒多說什麼,冰炎喜歡漾漾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們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只是沒想到亞那一下子就看出來冰炎喜歡漾漾。

凡斯對於漾漾和冰炎的感情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兩個孩子有自己的問題要處理,任何事情順其自然就可以,況且冰炎的領悟力很好,未來一定會好好的保護漾漾,這點是不需要擔心。

現在冰炎要好好的學習怎麼應用自己的魔力,成為一位厲害的魔女,這樣才可以好好的保護漾漾,亞那會教導自己的寶貝兒子怎麼使用魔力,他很慶幸那個女人的能力沒有遺傳到冰炎身上,不然亞那真的會很擔心。

「沒事去教小亞練習怎樣操縱魔力,少在這邊礙眼了。」凡斯直接把人給踢出去。

「好啦!凡斯不要這麼兇啦!」亞那乖乖地帶著兒子去學習。

漾漾看見凡斯使個眼色讓女兒也跟著他們一起去,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只是微笑,覺得想要說些什麼好像也不用說些什麼,冰炎是個學習能力很好的孩子,自己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

況且亞那的能力真的很強,只是人呆了點、笨了點而已,其他的話根本不需要擔心,凡斯會讓女兒去監督也只是去看看而已,因此漾漾坐下來和凡斯說說話,畢竟他是凡斯帶大的孩子。

「小亞真的是你命中注定的人。」凡斯開口和漾漾說這句話。

「是啊!那孩子很執著一定要和我在一起。」漾漾對於冰炎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跟亞那以前一樣,當初我會和亞那在一起,也是因為他很固執要和我在一起。」凡斯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小亞還沒成年,現在想這些還太早。」漾漾只有這樣的想法。

「也是。」凡斯喝了一口茶。

「我承諾過他,等他長大一定會告訴他答案。」漾漾看著茶杯裡自己的倒影。

「到時候可要好好地回答他。」凡斯相信自己的外甥會處理好這件事。

「嗯!我會的。」漾漾一定會好好地回答冰炎。

漾漾覺得冰炎在長大後肯定會跟自己要答案,那時候自己就真的要好好地回答他,至於要怎樣回答冰炎,漾漾的心裡已經有底,他一定會告訴他答案,或許那時候他們可以好好地在一起。

亞那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不知道要說什麼,雖然不是和自己最愛的人所生下的孩子,亞那還是很珍惜和冰炎在一起的時間,對他來說孩子是無辜的,不想要因為那個女人的關係而牽連孩子。

在冰牙混血魔女並不少見,不過大多都是魔女和自己的另外一半相愛所生下的孩子,反而冰炎是個例外,儘管如此亞那還是很疼愛自己的孩子,除了寶貝女兒外更是疼愛冰炎。

「小亞,你可要好好學習,不然不能保護漾漾。」亞那很認真的告訴冰炎。

「我會的,父親。」冰炎當然知道要好好的學習才可以。

「我相信你可以好好的操縱自己的能力,畢竟冰系屬性的魔女並不常見。」亞那當然會好好的教導冰炎。

「這是屬於冰牙的能力嗎?父親。」冰炎對此感到很好奇。

「對,冰系能力只有冰牙的魔女可以使用,每個部族的魔女能力都不一樣。」亞那開始和自己的兒子解釋。

冰炎很認真地聽著亞那的教導,漾漾教導他很基礎的魔法,現在亞那要教導他的東西會比想像中的還要多,儘管自己有些基礎在,但很多東西還是要重頭學起才可以。

冰炎這才懂為什麼每次過來妖師本家的時候然和冥玥會教導他很多東西,甚至比漾漾教導的還要多,異母姐姐也會告訴他說要怎樣運用自己的能力,讓自己可以好好的發揮。

擅長魔藥類的凡斯會教導他怎樣調製魔藥,漾漾出色的魔藥是從凡斯身上學習到的,冰炎當然也不例外,由於他的學習能力真的很好,讓大家都想要傾囊相授,希望他可以學更多的東西。

「好累!」冰炎有種快要累癱的感覺。

「呵呵,小亞的學習能力真很好呢!」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開心。

「大家好像都這樣說。」冰炎想起來自己很常聽見這句話。

「漾漾,真的把你培養成一個好孩子。」亞那對此很感慨。

「褚,是很好的監護人,我很喜歡他。」冰炎是真的很喜歡漾漾。

「漾漾跟凡斯很像呢!只是比較可愛。」亞那清楚為什麼凡斯會把漾漾當成自己的接班人。

「會很像嗎?感覺不出來。」冰炎聽見父親說的話感到很疑惑。

「他們的本質很相像,要用心去感受才會知道。」亞那是多麼的愛凡斯這個人。

儘管冰炎聽見父親說的話感到很疑惑,可是他還是沒有多說什麼,現在自己還小根本看不到本質的東西,可是某些方面真的可以覺得凡斯和漾漾很像,論個性的話凡斯比較冷靜,漾漾反而比較活潑。

父子兩人喜歡上相似的人並不是什麼意外,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冰炎看見異母姐姐只是聽著他們說話沒有多說什麼,他的異母姐姐總是會用行動關心自己,這樣貼心的行為讓冰炎感到很溫暖。

冰炎覺得自己在漾漾身上感受到的溫暖以及在妖師本家感受到的溫暖,是他幸福的泉源,這也是為什麼自己想要待在漾漾的身邊,想要陪他度過這一生,一點也不想要離開他的原因。

「小亞喜歡凡斯嗎?」亞那微笑地問著自己的兒子。

「喜歡,凡斯叔叔人很好。」冰炎是很喜歡凡斯這位長輩。

「喜歡就好。」亞那沒有多說什麼。

現在亞那和凡斯在一起,這讓冰炎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叫凡斯,不過大家都沒有開口自己也不多問,還是跟以前一樣叫叔叔,而且凡斯也不介意自己怎樣叫他,似乎要叫他爹爹都可以。

只是冰炎尚未有勇氣這樣叫凡斯,儘管他知道凡斯不會生氣但是他還是沒有那個勇氣,畢竟他不知道凡斯是否會承認自己是他的繼子,還是說只是把自己當成是一般的孩子一般在看待。

亞那也沒逼迫冰炎一定要怎樣叫凡斯,很多事情隨緣就好,等到時機到了自然就會等到想要的稱呼,所以他們不會硬要冰炎怎樣叫人,如果冰炎沒有心理準備,他們強求也沒用。

「凡斯爹爹。」冰炎看見凡斯突然這樣脫口而出。

「怎麼了?小亞。」凡斯聽見稱呼改變也沒多說什麼。

「今天可以教導我嗎?」冰炎鼓起勇氣和凡斯請教。

「可以。」凡斯很樂意教導冰炎。

看見凡斯答應自己冰炎真的很開心,漾漾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去本家的書房裏面看書,難得冰炎今天很有學習的動力,自己當然也不要阻止他,反而是前去書房裏面看書。

亞那聽見兒子的請求也沒多說什麼,反而是抽出時間來陪陪自己的寶貝女兒,冥玥和然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辛西亞反而是陪漾漾去書房裡漫書,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等到晚餐時間哈維恩把餐點給準備好之後,才一一去通知到大家說準備享用晚餐,這時候漾漾才從書房裏面起身過去餐廳吃飯,餐廳裡有說有笑的聲音讓漾漾覺得今晚肯定會很熱鬧。

「今天有小少爺您喜歡的飯後點心,請享用。」哈維恩把點心放在桌上請漾漾吃。

看見桌上的點心漾漾開始開心地吃了起來,那種滿足的笑容可是讓所有人都喜歡,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冰炎會搶著做點心的緣故,他喜歡看漾漾把甜點吃下去後的笑容,那可是他的寶物。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